自由的定義

  每年的一月份是物業投資的淡季,但卻是我最忙碌的月份。這個時候並非在忙地產生意,而是快要過農曆新年,私人事務繁多,忙了一整年,該計畫與家人外出旅遊等等。更重要的一件事,是要到內地開政協會議。

  幾乎全國每一個省和重點城市都設有港區委員,因此粗略計算,近日到內地各省市開會的香港委員有近萬人。而這些委員很多是老闆級人物或大公司高管,可想而知,一月份眾多的參政議政,使香港商人少了生意往來,自然也少了買賣樓房。

  現今社會,從商者應該要意識到,政治和經濟已經結合在一起。香港的反修例風暴不僅給特區政府帶來管治危機,更嚴重衝擊香港經濟,相信農曆新年後,會出現大量中小企業倒閉。雖然目前暴力行為稍微收斂,但筆者認為問題的根源沒有解決,反對派埋伏 的巨大炮彈還會隨時爆發,執政當局應當認清目前形勢,要針對性推出相應措施,除了要嚴正執法,也要想辦法化解內部矛盾,以達至止暴制亂,拯救經濟的效果。

  剛剛過去的臺灣的總統選舉,民進黨蔡英文擊敗了國民黨韓國瑜,所贏的票數相差近三分之一,國民黨輸得臉上無光。如果說香港反修例風波影響了韓國瑜,相信沒人反對,前段時間國民黨剛剛贏了「九合一」地方選舉,而韓國瑜也勝出高雄市長選舉,民望高企。當時的民調顯示,國民黨有很大機會重奪總統寶座,可惜世事總是難以預料,只能嘆一句「時也,命也。」

  香港的區議會選舉是一面鏡子,泛民主派奪取85%以上的議席,很多剛畢業的素人甚至連工作經驗都沒有,竟然擊敗眾多從事地區服務十幾年的老議員,就是因為反修例風波,變成一場反政府選舉,而支持政府的建制派議員便成了犧牲品。年輕議員並不太了解社區事務,對經濟和民生議題也缺少經驗,寧願選擇他們,難道覺得經濟發展不重要?

  這是一個十分嚴肅的問題,年輕人將對現實的不滿遷怒於政府,當中包括對自由、普選和高樓價的訴求。無論是執政當局,還是工商界人士,一切追求經濟繁榮,愛好和諧穩定的人,都應該從新思考,如今的年輕人,包括臺灣的年輕人,他們寧願犧牲經濟繁榮,也要得到他們認定的所謂的「自由」。因此,香港社會有必要與年輕一代,重新探討「自由」的定義。


hd 二人怎么玩德州扑克